西甲

苍穹邪帝 第113章 奇葩的蛋

2019-10-12 22:47: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邪帝 第113章 奇葩的蛋

嗖!眼见着圆溜溜的蛋向着自己冲来,江远天大惊失色,却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有办法躲开,因为那单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他只能下意识的轰出一道天武境的强大元力。

元力涌动,然而那蛋并没有被江远天打中,只听刺溜一声蛋进人擦着江远天的耳根飞了过去。

江远天汗毛倒竖,一身冷汗,就差那么一点他就要**迸裂了。此时躲过一劫顿时感觉耳根一阵生疼。

光是带起的气息便已经如此,江远天很难想象刚才自己要是被撞到了到底会发生什么。

嘭!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江远天只见那但竟然对着石壁上撞去。这看的几人不禁一阵别扭,什么才是鸡蛋撞石头,这便是啊。

可是,可是为什么碎裂的不是蛋,而是将三人一直逼进了石窟,不管怎么弄都不能再上边留下一丝痕迹的石壁啊。

是的,当初江远天三人费尽了心思都不能破坏一丝一毫的石壁此时竟然掉下几块零散的石皮。虽然相比于石壁来说,掉落的部分只能算作九牛一毛,但好歹是碎了啊。

嘭嘭嘭,接着只听地窟中不断的响起一阵撞击声,江远天嘴角一阵颤抖,这还是一颗蛋吗?怎么就撞不碎呢?江远天心中暗自苦恼,却见那蛋似乎也发现石壁撞着不舒服了,顿时间向着江远天横冲而来。

这一刻江远天刚刚缓解的神经顿时间紧绷起来,见识了蛋的强大他还怎么能够淡定的看着蛋向着自己冲来。

只见他想也没想撒腿就跑,就连遁字诀的速度都似乎变得更加快了几分,似乎在如此压力之下,江远天全部的潜力都被逼迫出来了一般。

嗖!不知道第几次那一颗蛋擦着江远天的脑门冲了过去,江远天一阵脸色铁青,额头上冷汗层层回流,却听一旁小胖子哈哈大笑:“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这人比较无赖,所以被盯上了,要不然它怎么不追我们就追你?”

小胖子话音一落江远天终于发现,似乎从始至终这一颗蛋都没有对小胖子和姜灵儿发起过攻击。

不过此刻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这蛋再次冲了过来,江远天只得不要命的一边逃跑一遍思考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这蛋惦记上了。

于是只见他不要命的开始从自己的乾坤袋中,从自己的身上摸出各种各样的珍惜玩意儿,不过说是珍惜玩意儿,也只是对于他自己来说,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只是个穷酸的家伙,比起姜灵儿如此,比起楚恒如此,甚至就连此时在不远处的小胖子可能都比他阔绰。

灵丹,草药,短剑,斩龙剑,甚至到了最后江远天连师父留给自己的白花花的银子都丢了出来。

“卧槽!你有完没完啊!”江远天说着一把将手中已经被掏空的乾坤袋丢向了那颗蛋。

乾坤袋撞在蛋身上,因为高速的行驶竟然没有立马掉下来,反而被蛋顶着飞出去大老远,知道再次转变方向的时候,乾坤袋才缓缓的飘了下来。

江远天有一种想死的心,这么久以来就是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的修士他都没有这么狼狈的逃跑过,但是此刻面对一颗蛋,他竟然已经到了丢下所有尊严的地步。

奔跑中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江远天只觉得这是巨大的耻辱。

“卧槽!你来吧!”江远天忽然停了下来,他已经受够了这颗蛋。他不明白自己和这颗蛋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它竟然如此锲而不舍的穷追自己。

江远天一声大吼,一双拳头之上携带这滔天的气势轰了出去,和迎面而来的蛋发生了第一次正面的对抗。

地窟中嗡嗡颤动,似乎对于江远天强大的攻击有些难以承受一般,洞顶不断的有灰尘簌簌掉落。

轰!一声巨响传来,江远天强大的元力匹练对于那颗蛋来说似乎并算不得什么,那一颗蛋就那样以一种让人震撼的架势冲破了元力封锁,携带者呼呼的风声直向着江远天面门而来。

“远天!”

“我靠!”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姜灵儿神色间一年慌张,就连小胖子都忍不住爆出一句惊叹,脸上表情顿时大变。

江远天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非得逞能停下来,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吧,现在可好,老子这脑袋算是彻底保不住了,师父、爹娘,远天对不起你们,竟然要这么丢人的死了,恐怕这世间再也没有任何人比我死的更丢人了,竟然被蛋砸死了。

呼!风声传来,江远天只来得及闭上眼睛,除此之外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下一刻那种**迸裂的情景并没有发生,江远天脸上反而传来一阵温凉滑腻的感觉。这让他不禁心中充满了疑惑。

在嘭嘭嘭的心跳声中,江远天缓缓睁开了眼睛,却见自己左侧脸庞上一颗足有脑袋大小的蛋不断的蹭着自己,似乎在讨好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江远天心中想着不禁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试探着将蛋拿开。

随着他手的一动,蛋被推开了,但是很快它又一次蹭了上来,这一幕不禁让江远天脸皮狂抖,不明白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

“你……你想干什么?”江远天忽然间开口说着,心中充满了无奈的感觉,他不知道这蛋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从这蛋的行为来看,似乎目前是安全的。

仿佛听懂了江远天的话一般,乳白的蛋身缓缓离开了江远天的脸,然后在空中上蹿下跳,似乎在表达什么一般。

可是一颗蛋再怎么在空中飞来飞去,除了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怪异之外并不能真的就表达出什么,当然即使表达了出来,江远天也是不懂的,毕竟人有人的圈子,蛋有蛋的世界,根本就是不能相通的。

江远天一脸迷茫,求助的眼神向着姜灵儿两人看去,然而姜灵儿并不能看到什么,只能凭借声音分辨出空中应该是有什么在飞,小胖子就更不用说了,只见他干脆的对着江远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然后便那样大喇喇的看着,似乎在欣赏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

江远天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忽然那蛋又是一阵上蹿下跳,吸引了江远天的目光后突然砰的一声向着地上撞去,砰砰砰砰!一连好其次相撞,蛋再次回到江远天面前,轻轻的颤动着,似乎在等待江远天的答案。

“你想出来?”江远天试探的问着,却见那蛋顿时轻轻上下一跳,似乎在点头一般。

看到蛋如此行为,江远天终于有些无语了,只见他一头黑线的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连那石壁都不能打碎怎么可能打碎你,再说了我也不是老母鸡啊,总不能将你压在肚子底下孵化出来吧!”

一旁小胖子听到江远天的话,又见江远天除了尴尬之外没有什么危险,顿时间哈哈一阵大笑,只笑的前仰后合,眼泪横流。

“江远天孵蛋了,江远天要孵蛋了!”小胖子没有丝毫的公德心可言,只见他拉着姜灵儿的手,不断说着:“姐姐你听到没有,江远天要孵蛋了,哈哈哈,笑死我了。谁说这世上没有下蛋公鸡!”

这一阵嘲笑让江远天顿时间尴尬不已,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又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毕竟这蛋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让江远天把它弄出来。

“远天,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你是厄难之源的原因才来找你的?”姜灵儿的声音忽然传来。

按照姜灵儿的想法,江远天身上除了厄难之源比起他和小胖子与众不同之外,财富什么的根本比不上两人。而之前很明显的这蛋又对江远天身上的那些东西没有一个感兴趣的,那么问题就很明显了。

这个道理姜灵儿一说出来

,江远天顿时便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

想明白了一切,江远天忽然顿时运转功法,开始调动自己体内那厄难的力量。好在自己身上厄难多次爆发,虽让他焦头烂额,却也让他的元力变得有了一些厄难的气息。

一道灰白色的元力从江远天手中升腾而起,包裹向了对面的蛋。顿时间众人只见那蛋上蹿下跳,接着一道清脆的咔嚓声传来,乳白色的蛋壳上一条细细的裂缝显现出来。

裂纹很小很细,然而在乳白的蛋壳之上却显得十分清晰,透过那一道裂缝,一阵似龙非龙的怪异声音传来,顿时间江远天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个强烈的渴望。

没有丝毫犹豫,江远天顿时加大了灰白元力的输出,在这种输出之下蛋壳之上一道道清晰的裂缝浮现出来,只是短短一刻钟的消耗,蛋上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江远天心中充满了好奇,他很好奇这样一颗蛋中最终会孵出什么样的生物。便在这种期待之下蛋壳缓缓裂成两半,接着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伸了出来。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专科医院杨兆铁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地址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专科医院杨中原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地址
郑州痛风风湿专科医院王怀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