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采个娘子来养家 141 清凉薄荷膏

2019-10-12 19:32: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141 清凉薄荷膏

宋好年小夫妻两个回到家中,找出五百钱来送去老宋家,便当尽了哥哥嫂嫂的心,再不愿为宋秀秀的事情奔走烦忧。

腊梅擀好浆水面,几个人吃完,宋好年道:“你每天晌午必要睡一觉,这会儿睏不睏?”

百合笑嘻嘻的说:“我就这样去睡觉,怕你饶不了我。”

她拿他的话刺人,宋好年又是不好意思又想笑:“这你也当真!”

百合走过去抱住他:“我就当真,你倒是说说,你如何饶不过我?”

宋好年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两句话,百合猛然推开他,脸上羞红一片:“呸,不正经的!”

“哈哈,我说了你又怪我不正经。”宋好年道,“你消消食儿就去歇着,我去店里看一阵。”

百合拉住他,“你也好几日不曾好好歇息了,正好趁这会儿一道歇着,店里也不缺咱们这一时,这人呐,还是的自个儿心疼自个儿。”

“你心疼我就成。”宋好年看看外头晴天白日,有些犹豫,“大白天的一道歇着,怕不太好罢?”

百合瞪大眼,这些日子她午睡时这人从来不睡,她只当他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精神头又好,也不曾勉强他。谁晓得他竟是为着这个原因?

“只是叫你歇着,又没叫你做那没羞没臊的事情!”百合瞪宋好年,“你就说罢,歇不歇?”

宋好年猛点头,“我去冲冲脚。”

天气暖和后小夫妻两个就搬回到正房东屋里,帐子一放下来,又凉快又安静,光线也不刺眼,刚好够两个人美美地小憩一场。

百合睡颜甜美,瞧上去无忧无虑,嘴角满足地往上翘,似乎梦见啥高兴事情。

宋好年暗暗叹口气,嫁给他就有一大摊子糟心事,亏得媳妇心大,没有见天儿委屈得淌眼抹泪。

他暗自下定决心,往后真个要和家里人分开些才好。面子上过得去就行,真个为着那样一家子让自己媳妇受委屈,他还是人不是?

宋好年揽着百合,两个人头对头睡了足有大半个时辰才醒来,洗把脸还去店里做活。

腊梅晌午不睡,吃完饭就在店里看摊子,这会儿百合来接替她,见她有些困倦模样,眼睛都要合在一处,忙叫她出去走走:“去外头转一圈儿。”

腊梅觉得自己再不出去走走真要睡过去,晚上要是错过困头儿,明儿起不来反倒不美,听话地出门,也不走远,就沿着大路两旁的树荫底下走。

忽然后头有人喊她:“腊梅,腊梅!”

“小福哥,你没去村里啊?”汪小福日常要去村子里贩些针头线脑的,这些日子往宋家来得勤,去村里也少了。

汪小福笑道:“这几日有事,过些日子再去。”

说着从怀里掏出个小小的白瓷盒子来,“你才睏得眼神儿都散了,试试这个。”

腊梅接过盒子拧开一看,里头汪着淡绿色油膏,气味直冲脑门,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这是啥?倒怪提神的。”

“这叫薄荷膏,清凉解暑最有效,往太阳穴上抹一点,就是三伏天都不怕中暑。”汪小福极力怂恿腊梅赶紧试试。

腊梅看那油膏分明还没用过,气味虽有些辛辣,多闻一会儿还挺好闻的,连忙盖上盒盖道:“这东西挺贵的罢,可别走了味儿。我就是有些睏,走走就好,这样金贵的东西你能卖好些钱哩。”

汪小福有点着急:“专门买给你的,就是别人要我也不卖!”

腊梅更加不干:“咱们虽然好,我也不能总占你便宜。往常那些吃吃喝喝的便罢了,这种东西不能要。我是个女娃儿,更不能随便占人好处。”

大姐教过她,大伙儿关系好,有来有往叫情谊。一味占便宜的人,将来总要吃亏哩。

汪小福突然就觉得白晃晃的天光透过柳叶直接照到他脸上,照得他眼睛发花、面颊发热、脑子发晕,他听见自己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占我便宜,我特、特别乐意。”

腊梅一下子沉下脸:“你把我当什么人哩?”

她气得胸膛起伏,“我把你当个好人,你当我是啥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吗?”

汪小福懵了一下才省得腊梅子在气啥,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腊梅,腊梅”

腊梅小姑娘家脸皮薄,哪里愿意听他解释,噙着泪花就往回跑。她简直要给汪小福吓坏哩,得赶快回去跟大姐说说

腊梅急赤白脸地跑进店里,拉着百合慌里慌张道:“姐,我惹下麻烦哩!”

百合吓一跳,连忙问:“咋了?”

她妹子出门才多大会儿,就能惹下啥子事情不成?

腊梅见着百合算是见着靠山,心情一放松,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掉,边哭便哽咽着说:“小福哥不是好人,他要欺负我哩!”

百合蹭一下站起来:“他干啥了?”

她考虑汪小福作为自己的妹夫人选,可要是汪小福敢对腊梅做下流事,她定会不管不顾把他打个烂羊头,才不管后果。

腊梅哭着说:“他给我薄荷膏,说、说要我占他便宜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哩!”

她李腊梅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自打听说过宋秀秀的事情,就防着那等甜言蜜语的男人,想用两句好话、一点子好东西骗她,做梦!

百合一愣,见妹子还哭得伤心,想了想才明白她的意思,忍笑哄她:“别哭啦,我看他不是有意欺负你,只怕是一时说错话也未可知,你倒是打算听人解释不听?”

“你是我姐还是他姐啊,你到底帮谁

?”腊梅怪生气的,看百合都不像个好人了。

百合连忙对妹子道:“我自然偏着你,这还用问?哟,小福跟来了,我去问问他小福,你过来一下!”

腊梅连忙擦干眼泪躲到百合身后,从她大姐肩上露出两只眼睛,警惕地打量汪小福,满眼都是“你可别乱来,我大姐在这里!”

汪小福哭笑不得,连忙走过来道:“嫂子,你叫我。”

“嗯,”百合道,“腊梅说你欺负她,到底咋回事?”

汪小福一听这可了不得,他好心好意送点子东西,心仪的女孩子只当他欺负她,这岂不是人家人说的,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连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给百合听,“腊梅就在这里,我说的若是有一点不实在,管叫我喉咙里生烂疮!”

百合问腊梅:“是这样不是?”

腊梅点头:“是。”

她这才回神,心想,听小福哥一说,好像也不是啥子大事情,那为啥她刚才吓成那样哩?跟丢了魂儿似的,多叫人笑话。

事情原委已经明了,百合晓得是咋回事,先问汪小福:“你回去问过汪大娘啦?”

汪小福不好意思地看腊梅一眼,点头说:“我娘高兴得很!”难得汪大娘没像别的寡妇,独自把儿子拉扯大,一听儿子要娶媳妇,就寻死觅活,直说儿子不孝顺自己可若是儿子不娶媳妇,她们这等人又着急得不行,定要逼着儿子相亲娶媳妇,非得再生个孙子

不可。

汪大娘不是那等难缠人,百合就先松口气,道:“你先回去罢,腊梅还啥都不晓得哩,回头我跟她慢慢说。”

“那嫂子,你可得好好替我说道说道啊。”汪小福眼巴巴地看着百合,冲她连连作揖。

百合嗤地一笑:“快去罢,腊梅还看着哩。”

汪小福脸一红,飞快走掉。

腊梅直愣愣地看着百合:“姐,你要跟我说啥哩?”

百合想了想,问腊梅:“你觉得我跟你姐夫咋样?”

“你和姐夫两个人好得很哩,”腊梅摸不着头脑,“就是人家说的那啥百年好合!”

妹子好歹晓得啥样的日子是好日子,百合又说:“那如今有人想跟你过日子,就像我跟你姐夫一样,你干不干?”

“谁啊?”腊梅说,“哪能谁都跟你一样呀!”

小姑娘突然反应过来大姐是啥意思,原来那个人就是小福哥,他想娶她当媳妇,对她就像姐夫待大姐一样好。

腊梅捂住脸不答话,百合也不着急,叫她自个儿慢慢想去,“你要乐意就点头,不乐意就直说,我替你去跟他说往后不要缠着你。”

百合说完就忙去招呼来买豆腐的客人,腊梅背身东想西想,她再想不到汪小福对她还有这等心思,他咋会想娶她的?

大姐也真是的,明知道她羞得不行,还大喇喇说起这等事!

又一想,她的年纪也该是说起婚事,爹娘靠不住,只有大姐大姐夫肯为她打算。

那她究竟欢喜不欢喜汪小福哩?

腊梅怔怔想了半日,迟疑着点下头,点一下还觉得不够,又猛地点点头。

百合没动静,腊梅打着胆子看大姐,才发现大姐根本没看她,正低头算账哩。腊梅鼓起脸颊,“姐,你都不看我,咋晓得我点没点头哩?”

百合抬头笑起来:“这样大的事情,咋能问一次就作准,我自然得多问你两回,才好给人答复。你且说说,你答应不答应?”腊梅脸上作烧,面上一派故作镇定地道:“要是你看着也行,就叫他来提亲呗”说到后头,声音已小如蚊蚋,若不是百合耳朵好,怕是听不清哩。

盘锦整形美容医院
玉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淮北治疗早泄费用
盘锦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玉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