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终末之龙 第七百五十四章 信仰

2019-10-12 21:24: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七百五十四章 信仰

冰龙向西飞去,又在维因兹河的上空折向东北,银白色鳞片上流过蓝天与白云的影子,整个身体渐渐如透明般消失在天空之下。

体型较小的斑叶龙会用这种方式隐身于密林之中捕捉猎物。更加强大的巨龙们不屑于此……但也并不是做不到。

冰龙落地时只扬起了一阵微风。希安湖宁静如昔,湖边偏僻的小神殿里似乎空无一人。变回人形的伊斯背着斯科特走进神殿的大厅,才听见细微的沙沙声响。

一个正佝偻着身体在神像前打扫的牧师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是个老得发皱的牧师,身形瘦小,白袍旧成了灰白,看起来倒是干干净净,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到了这个年纪还被留在如此偏远的神殿里独自守门,多半是天赋太差,能力低下……但那双已经开始浑浊的双眼,却比伊斯见过的许多圣职者还要深远平静。

伊斯有点尴尬――他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幸好,老人只淡然向他点了点头,便又专注于他简单而枯燥的工作,不但无意阻拦他,甚至似乎打算就此当他不存在。

伊斯松了口气,随便找了个房间把斯科特扔在床上,远远退开,背靠着墙壁坐下来,开始发呆。

房间很小,再远也没多远。目光漫无目的地游移了一圈,扫过所有简陋的陈设和武器架上一副被遗忘的弓箭,还是落回了床上。

避无可避。

伊斯瞪着斯科特垂在床边的手上那一片被烧焦的皮肤,心情复杂。

他担心他是否伤得太重,却又很想抓住他再狠狠地揍上一顿。几个月前让他心灰意冷的愤怒与失望依旧强烈……然而一直以来的关切与忧虑,也同样强烈。

冰龙是天性冷漠的生物。他不擅长面对这样强烈而混乱的情绪,却又无法置之不理……并因此而更加焦躁。或许,说到底他依旧无法抛弃巨龙贪婪的天性――有形或无形,他得到过、珍视过的一切都只想牢牢地抓在手心,半点也不愿失去。

腰间被一个又硬又冷的异物硌得异常难受。伊斯烦躁地抽出那柄从克利瑟斯地底带出来的残剑,想扔又不能扔开,心情越发糟糕。

他一点也不想再碰这玩意儿,但艾伦考虑再三,还是把它塞给了他。

“在你手里是最安全的。”他说,“如果连你都差点无法抵抗它的诱惑,对其他人来说只会更难。”

伊斯厌恶那种不知不觉间**纵的感觉。然而艾伦是对的,意识到它的力量之后,他根本不会再给它任何机会。

斯科特很可能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却未必会告诉他。

这样的认知简直是火上浇油。伊斯黑着脸拿剑对着斯科特比划了好几下,到底也没能砸出去。

他心浮气躁地等待着。窗外一株铁线莲投下的影子在地面上无声地移动,阳光一点点暗淡下来。斯科特的身体偶尔会在昏迷之中微微抽搐,微弱的呼吸却渐渐变得平稳,只是始终没有醒来。

如果能一直这样直到埃德找过来,倒也没什么不好――一片寂静之中,伊斯沮丧而无奈地想着。否则,无论那个身体里装的是谁的灵魂,他们多半都还是会打起来。

天彻底黑下来之前,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菲利?泽里像游魂一样脸色苍白地晃了进来,十分敷衍地对伊斯点点头,神情木然地打量了一下还在床上挺尸的斯科特,随手拖过一张椅子就瘫坐在了床边,似乎并不关心他到底是死是活。

他的确来得很快,但一点也不像埃德说的那样“知道该做什么。”――伊斯还从未见过这个生性豁达的圣骑士如此颓唐的样子。

他沉默地看着他,意外之余也心生警惕。菲利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像失去控制的斯科特一样,灼热而危险的气息。哪怕十分微弱,却仍无法忽视。

“嘿,小龙。”圣骑士突然没头没脑地开口问道,声音沙哑而空洞,“你觉得神是什么

?”

伊斯对那个不知从那里学来的称呼不满地皱眉,很想脱口回他一个“骗子”,看了看那连后脑勺都透着生无可恋的家伙,心中一软,又默默地忍了回去。

他想菲利现在需要的,大概不是这样的答案。

“……我不知道。”最后他回答,“巨龙认为你们所谓的神不过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另一种存在,或许无比强大,却并非无所不能,可以被毁灭,可以被替代……千万年之前,巨龙就是这个世界的神,千万年之后,在野蛮人心目中,先祖的灵魂才是唯一的神明。当他们怒吼着祖先的名字向你冲过来的时候,你绝对不会觉得他们的信仰毫无力量可言……与你们信奉着同样的诸神的半身人几乎已经灭绝,以万物之灵为神的阿佐拉人,则在另一个大陆上繁荣昌盛。‘神是什么’,大概永远也不会有确凿无疑,能让所有人、所有种族都接受的答案。所以重要的或许是……你到底相信什么。”

短暂的沉默之后,菲利扭头看他,疲惫不堪的面孔因为毫不掩饰的疑惑和惊讶而多了几分生气。

“……你也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吗?”他说,“这话听起来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条龙。”

伊斯的脸微微有些发热。菲利的直觉一点也没错……这些话多半是那个已经长眠在远志花下的老头子说过的。他不能完全认同,甚至无法完全理解,只是本能地觉得,对于一个似乎正在经历着信仰的破灭的圣骑士来说,用这些含含糊糊绕来绕去的句子给他一点思考的余地,总比彻底粉碎他几十年来所相信的东西要温和得多。

他自然没有信仰过什么神明……但当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类,他十几年里相信的一切都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那一刻痛彻心肺的绝望与愤怒,永远无法遗忘。

他想这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未完待续。)

扬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黄冈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曲靖治疗牛皮癣费用
扬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黄冈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