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章 开篇

2020-01-16 23:2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章 开篇

苏州河泛着油彩,艳艳的阳光照在河岸的石头阶上。

那临着河岸、淤满了垃圾的水一漾一漾地,闪着肥腻的七彩。

七八岁上下的小丫头晴雯正在苏州河边上打水。

她放下担子上的大大木桶,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站立在苏州河畔。

放眼望去,此时,苏州河日渐开阔的水面就像过世前妈妈的胸脯,一呼一吸的,缓缓地、平和地起伏着。

在晴雯的耳畔,捣衣声、洗菜声、提水声、摇橹声、闲话声、孩子哭闹声……汇成了一首嘈嘈杂杂的评弹老调,让人昏昏欲睡。

晴雯被卖进这举大周国闻名的苏州听鹂馆,也才不过半个月的时光。

这期间吃的苦头,晴雯不想再去回想。单这手上、背上的伤痕都还没有痊愈。

晴雯只知道自打戏班子因火灾破产后,自己是被长兄好说歹说,给骗进听鹂馆,签了卖身契的。

当时,望着长兄揣着银子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晴雯知道,他那是赶赴药店给重病的爹爹尚掌柜抓救急药去。晴雯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是这么……让她把眼泪给一点一点地憋了回去。

从那一刻起,晴雯就打定主意,要忘记自己“尚家戏班”长女的出身,忘记狠心的长兄,甚至要忘记一蹶不振、重病缠身的爹爹。

半个月下来,勤手利脚的晴雯不仅得到了听鹂馆老鸨的信任,也得到了楼上楼下各位姐姐们的交口称赞。

“做好小答应,为姐姐们服务,好有朝一日找机会,设法从听鹂馆脱身”……这,似乎成了小晴雯得以存活到今天的信条。

今晚,听鹂馆会有知府大人到访。

一大早,小晴雯就帮着店小二早早升起了旗杆上绣有“听鹂馆”三个飘红大字的大旗。

旗帜招扬于风中,成为苏州河畔最有风情的一道风景。

晴雯又在老鸨的命令下,登登登上了竹椅子,把个金灿灿的“曦月明鉴”头牌给挂在了听鹂馆外最亮堂、最惹眼的对外告示台上。

照听鹂馆老鸨的说法:这是拉大旗作虎皮,在做给对面的霓裳馆看。

“我听鹂馆头牌有多亮,世界就有多大!哼,你霓裳馆算个什么?!”

要知道,当红的姐姐曦月她可是千金难求的金招牌。

成天价,那些慕名而来的狂蜂乱蝶,吵吵嚷嚷、拍下银子、带着抵押、以死相逼地,专来这听鹂馆,求请能得缘一见那金招牌曦月。

可再怎么闹腾,那也是没门的。

曦月这个听鹂馆的头牌果真响当当的,唱作念打、琴棋书画,无不精通;举手投足、嫣然回首,莫不惊艳。只是,似乎曦月天生就不喜争强好胜,且心绪寡淡,故而,也只去偶尔见见老鸨给安排的、不得不见的各色大人,除此之外的时间,千金难求,一律不见客。

担完水、洒扫庭院后,一身月白小衫,麻布面黑色布鞋的小晴雯被曦月姐姐给传唤去绞脸。

曦月自是喜欢这个周周正正、爽爽利利的小丫头,总不忘记在支使晴雯干这个、干那个之后,都会奖赏给她几个角子。

晴雯见大中午的,听鹂馆的各位姐姐们都相继去午睡、歇息去了,直等着晚上的大戏开场。于是乎,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听鹂馆的后门,在听鹂馆的后廊上站着,向河上的船家偷偷地招手。

不大一会功夫,一碟子核桃、起酥、枣干被送上岸来。

晴雯付了角子,她急匆匆将碟子往敞开的衣襟里一倒、一兜,转身回了听鹂馆。

这干果杂拌可是孝敬听鹂馆坐镇的老医生穆先生的,晴雯知道,自己不能白学老先生的医术。学了这半个月了,总得有点表示,尽些正式弟子的礼数。

“哪里去啦?”平地一声吼,震住了晴雯偷溜的脚步。

老鸨的儿子韦小宝从晴雯的身后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就势那么一后拽。

晴雯被拽得一个趔趄,怀里的干果杂拌立时间滚落了一地。

“呵呵,孝敬老子的吗?!”韦小宝放开晴雯,俯下身子捡拾起一地的零食,掩不住的欢喜。

“就是啊,韦小弟,行姐姐个方便。”晴雯不仅自己也捡,还把捡来的杂拌往韦小宝的衣襟上直放。

“什么,什么方便?”韦小宝一嘴好吃的,还掩不住他的好奇,支支吾吾间,还没忘记继续追问晴雯。

“把磨刀的铁杵给姐姐从后厨房给偷来。”晴雯道。

“敢指使老子,姐姐想的美……好,好,我的好姐姐,我这就去。”起先,韦小宝想对晴雯硬起腰板、说个“不”字。怎奈,此时,晴雯的绣花针已经抵在了他的眉心,韦小宝立即识相地答应了下来。

晴雯心思已定:“既然吃我的,就得听我的。孝敬不成老中医,收买你个小霸王,也是划算的。”

正这样寻思着,绣花针忽的鬼使神差地调转了个个儿,从兰花指间挣脱下坠,一下子扎入晴雯的足三里,晴雯钻心地疼痛。“哎呦!”,她不禁倒在地上。

韦小宝禁不住满嘴吃食,还一个劲儿地看“戏”、拍手雀跃,直乐道:“哈哈哈,晴雯姐姐马失前蹄喽。早知道,你这么痛快就给我吃的,我还抢个什么劲儿啊?!快快请起,别自己和自己摔跤,过不去。”

扎入足三里的绣花针在晴雯痛苦地扭曲中一下子自己抽身而出,然而,绣花针好像自己有主意一般,并不真的落地,而是直接从足三里处“嗤——”地一下子飞将了起来,在阳光和灰尘之间一闪,直冲晴雯的面门而去。

听得细如柳颤的风声,晴雯将脸一偏,梅花针斜掠过晴雯的鼻尖,在空中一个腾跃,再次,扎向晴雯的人中。

“够狠!”晴雯心里一惊,她连惊呼都来不及,大气更不敢出,一个狠心,伸出手掌一个拼死横档,“擦啦——”梅花针的小针尖一下子就如入泥丸般轻易切入到晴雯的手心里。

“哎呀!手儿连心,”韦小宝看到这里,也惊讶得顾不上看热闹了,心疼地问:“好姐姐你疼不疼?”

东莞市人民医院红楼门诊怎么样
马鞍山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成都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温州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